只是为了好玩

大概在2017年初就买了这本《只是为了好玩——Linux之父林纳斯自传》,先说说这本书吧:错别字太多了!!!印刷太不严谨了!!!我在阅读过程中一度怀疑买了个盗版,说这些不是为了表达对人民邮电出版社的不满,就是为了证明老子读过!!!是不是有点嚣张了😏,我不过想陈述事实,如果你能自动忽略文中毫无理由的字体/字号变换,把“借口”写成“接口”等等,我还是建议你去读一读这本书,真的蛮有意思!我不知道英文版如何,毕竟连CET-4都考了7次的人,这辈子都不可能对此做评价了😂。本书总体而言可分为三大主题,Linus的成长,Linux的成长,Linus+Linux的一些琐事和哲学思想(主要围绕开源运动、人生在探讨)。坦白说,就这本书的文字而言,确实带有很多“放荡不羁”的个性,但也为阅读带来了更多的趣味性,比如时不时的会出现“做爱”、“性”等字眼,比如与权威的各种骂战等。可是那有怎样呢,面对这位教父级的人物,你敢评头论足吗,你敢有异议吗,你敢说吗,你敢吗!好吧,那我就随便说两句…

关于Linus

基本可以分为童年从爷爷那台计算机初识编程,后来拜读了《操作系统:设计与实现》,大学自己购买台式机21天minix从入门到放弃,从开发一个仿真终端开始Linux一步步被创造出来,于是他成了网红去往美国,一边被迫成为版权和各种开源活动的幕后黑手,一边安抚粉丝自己去“微软阵营”打工只是混口饭吃(我瞎说的),然后Linux市场越来越大,然后这个非商业项目孕育了很多商业公司,然后他获得了股票,然后他表示穷逼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说实话,在读关于Linus成长的部分,他已经把自己完完全全从技术神坛上拖下来,我个人觉得:
他是一个宅男,会欺负妹妹,玩真的那种;讨厌体育运动导致中年油腻;不善沟通,公开演讲时各种紧张;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事物各种拖延,不到演讲前一天绝不写讲稿等等;当然他也爱憎分明,能不带感情色彩的使用技术,不管是minix的骂战、还是他讨厌的理查德·斯托曼——GNU开源运动之父、又或者批评mach内核Java市场运作等,同时你都能看到他对其优点的肯定,不论如何,多少也是个键盘侠(不过人家的键盘比较高端)。
他是一个技术偏执狂,其实我觉得Linus拥有的技术很“简单”——Unix、C、操作系统,没了!也许他看待这三样东西就等同于“PHP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一样,只不过我们只是说说,而他是一头扎进去把这些技术翻个底朝天。
他是一个奇怪的家伙,我没有半点贬低的意思,仅仅是在读他的成长经历中感觉他不太像一个书呆子,但肯定有当书呆子的潜质,因为他谈不上孤僻但确实喜欢独处(编程),谈不上高冷但确实有些庸俗,面对技术甚至比较偏激,还经常开出一些令人尴尬的玩笑,我觉得他应该不算平易近人吧。不过还好,他带来了Linux,足以抹平他性格上的坑坑洼洼,毕竟我们也只能远远的仰视他。

关于Linux

Linux能有今天的成就,应该归功于林纳斯的那句话:

我很懒散;我喜欢授权给其他人。

Linus的前半生恐怕就是利用Unix和C语言开发操作系统了。说实话,我以前一直以为Linux=Linus+Unix组合,现在高度怀疑其实Linux=Linus+minix的组合,不过要认祖归宗的话其实也没必要分那么细。总之老林在大学后花了$3500买了一台组装台式机(估计很多80后的第一台电脑都这样),居然还花钱买了minix操作系统(就不知道一键ghost这种神器吗,败家玩意儿🤣),然后就是觉得minix各种不顺手,然后先从开发一个仿真终端开始自我满足,然后演变程了Linux操作系统!!我的天,要知道上大学的时候如果我的电脑卡了我第一反应是:嗯?重启一下…还是不行?重装吧,一键ghost,你值得拥有!不过在开发Linux过程中他日复一日的编程——吃饭——编程——睡觉——编程这种状态我曾经也有过,那是大二的暑假我没回家,由于挂科严重感觉前途渺茫,遂买了块51单片机开发板学习,真的是两个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码圣贤bug,睁开眼睛就去编程,持续了一个月,那大概是我学习效率最高的一段时间,最后用代码在一块1602液晶屏上printf出“我是大天才”这句话并发给朋友炫耀,得到的回复居然是“呵呵,啥意思”…就好像Linus在完成模拟终端能在上面输入输出字母的时候他让妹妹来看是得到一句“挺好的!”不过心里依然美滋滋,因为他们不明白这背后的千山万水。
我想Linux应该就是从强烈的技术兴趣加上一点对现有软件的不满才被点燃的,我估计老林一开始并没想过改变世界这种事情,应该只是纯粹为了实现而实现,实现出来了应该就是想在周围人面前吹嘘一番,可惜他们不懂行,那就发给懂行的看,于是他就成了网红…不论如何,老林开创的Linux并以免费开源的方式共享给大家,并乐此不疲地满足大家提出的改进建议修复bug,终于他忙不过来了,他开始接纳其他程序员提交的代码,就这样Linux再开源的路上越走越远。因为它足够包容,我们才得以在虚拟的世界欢聚一堂。
(说个关于C语言的题外话,其实之前不叫C语言,都知道C的前辈是B语言,但项目失败了,后来对B进行了各种改进和重构才使得这门语言得以重生,既然是重生,老外们都称它——New B,真事儿!)

关于开源

我可以拒绝自由,因为这是我的自由 —— 我说的!

Linux开源的烙印从一开始就打下了,但不得不说老林这个人还是非常个性,如果要总结一下他对技术的态度,我觉得实用主义最合适不过,对于他来说好的东西干嘛要排斥呢。尽管他属于Linux阵营,但同样也提过Mac OS X的好,微软office的妙,同时尽管不喜欢gnu的理念,但他也一直在用gcc呀,说到这不得不提老林在书中用了较大篇幅表达不喜欢理查德·斯托曼,我觉得他其实想表达的意思是:我讨厌被“绑架”,就算那东西再好,我也有权利选择不要,请你不要总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拯救”我好吗,你个正义之士!(希望我没把Linus的意思歪曲的太严重)理查德是GNU之父,GNU的目标是一套完全自由的操作系统,自由到什么程度呢,你只要敢改我的软件,就必须开源!但想法虽好,每个项目每家公司的境遇不同,不分青红皂白去“鼓(bī)励(pò)”大家走开源的道路也不可取吧。我想老林自身非常明白开源的好处,Linux同样以GPL开源,他欣赏技术应该免费自由的方式人人分享的思想,但反感“我这都是为了你好!”这种调调。在书中Linus是用狗来举例子,狗喜欢跟着主人走,这是它的选择,而有个家伙却以自由的名义强迫狗离开主人,让它追寻属于自己的自由,你有没有考虑过狗的感受。

关于Linux与Apple

其实写这部分纯粹是因为现在苹果如日中天,很多人觉得没让Linux跑在苹果的Mac电脑里是林纳斯的短视,毕竟那个时候几乎是乔帮主来跪舔林纳斯了,但本书对此的内容其实不过草草几段话就略过了,其实Linux错过苹果应该是必然的,因为书中也明确说了“我不在乎啊!”,老乔在意的是市场,老林关心的是技术,所以拒绝理由之一就是不能让Linux有闭源的风险;那么拒绝理由之二,当时Mac OS X的内核Mach是微内核架构(现在貌似是混合内核架构,我没调查过,如果错了权当我胡说八道),而Linux是宏内核架构,作为一枚程序员,既然你和我杠上了,那我就和你杠到底!我们一定要在键盘+口水层面“宏”福齐天,“微”不足道!呵~对我这种渣渣来说分清孰优孰劣不太科学,不过林纳斯对于“微架构”有一个评价比较中肯,不是把一个困难的大问题切成多个小块,就只会得到很多简单的小问题了,当你把问题一分为多的时候,这些问题彼此之间依然存在着“联系”,现在你不仅获得了一堆小问题,还要做到一碗水端平,而后者将会是一个新的更大的问题。
(突然想起自己日常开发中,能通过IO复用、信号替代线程的,绝不走多线程架构,因为一个程序一旦把某个业务放到线程单独处理,你就不得不开始考虑线程的同步、互斥、生命周期等事情,但这些事情和我要处理的业务本身有个屁的关系啊!)

最后

其实这本书我前段时间已经读完,一是arts计划,二是趁着脑子热乎赶紧把读后感补上。目前正在读《信息简史》(太厚了一个礼拜只能读了一半)所以拿以前的来充数。本书开篇和结尾都是Linus对生活的感悟,对他而言人生无非是生存、社交和追求乐趣,不管这个总结对不对,现实生活中还是有很多地方被他说中了,电脑手机等高科技产品都在朝着娱乐化方向演进,再也不是科学家的专属了,现如今火热的人工智能大数据看似高深莫测,想必有一天也是沦为“hey siri,给我下个新番号”(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再有你看看现在,人类运用各种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高精尖的技术,却创造了抖音、头条、王者农药、吃鸡、拼多多这些在所谓的精英阶层眼中浪费生命的app,为何?,这一切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不!Just for fu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