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你的IDE

1980年代,我们的编程环境没有比文本编辑器更好的了…如果我们幸运的话。现如今是被认为理所当然的语法高亮,是一种奢侈品,不是每个人都能享用的。漂亮打印器为了把我们的代码格式化好看,通常不得不运行外部工具来纠正间隔。调试器也是单独的程序,用于逐步调试代码,但需要使用很多隐秘的快捷键。

来到1990年代,为程序员提供更好和更实用的工具,驱动着公司们开始挖掘潜在收入。继承开发环境(IDE)把编译器、调试器、漂亮打印器、以及其他工具整合进之前编辑器。在此期间,菜单概念和鼠标也开始流行起来,这就意味着开发者不再需要掌握那些隐秘的组合键。他们通过菜单就可以非常容易地选择他们的命令。

21世纪,IDE已经很普遍了,公司们为了获取其他市场份额甚至免费赠送它们。现代IDE都具备一组令人赞叹的功能。我最喜欢的就是自动重构,特别是“提取方法”,我可以在方法中选择和转换一个代码块。重构工具将提取所有方法需要的参数,让修改代码变得非常简单。我的IDE甚至会检测其他的代码块是否能够替换成此方法,然后问我是否也将它们替换。

现代IDE另一个惊人的功能是可以在公司内部强制风格样式。例如Java,一些程序员开始将所有参数都设置为final(在我看来,这是浪费时间)。总之,自从它们有了样式规则,我就需要在IDE中设置它:不然我会收到任何关于non-final的警告。样式规则也可以用于找出可能的bug,比如比较自动装箱对象,确保引用的一致性,又或者,使用==会参考自动装箱的引用对象原始值。

不幸的是,现代IDE不再需要我们花精力去学习怎样使用它们。我在Unix平台完成第一个C程序时,不得不花点时间学习如何使用vi编辑器,因为它的学习曲线很陡。几年之后来看,这些时间花得很值。我甚至是用vi来起草的这篇文章。现代IDE学习曲线非常平滑,结果就是我们对其背后大量工具的基本用法上,再也得不到进步。

我学习IDE的首要任务是记住快捷键。当我手指放在键盘上敲代码时,用鼠标切换导航菜单时会中断敲代码,所以我会按下Ctrl+Shift+I来内联变量防止动作流被打断。这些中断会导致不必要的上下文切换,如果每件事都用这种笨办法,那会让我生产力非常低。同样的规则也可以用于键盘技能:学习快捷键模式,你不会后悔这次早期投资。

最后,作为一个程序员,我们拥有久经考验的Unix工具,来帮助我们操作代码。例如在代码审查期间,我要关注一个程序员是否有大量相同的类命名,我可以通过find、sed、sort、uniq以及grep等工具非常简单地实现,就像这样:

1
find . -name "*.java" | sed 's/.*\///' | sort | uniq -c | grep -v "^ *1 " | sort -r

我们请一个管道工到家里来,是因为我们需要的是它的喷灯。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学习如何更高效地使用我们的IDE。

0%